新闻中心

集团新闻 行业新闻 兴利文学
新闻中心兴利文学

人们都叫它大亚湾,淡蓝色的海水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妙;一眼朝海望去,看不到边际,看不到岸边,只是偶尔从海的深处传来几个稍微凶猛地波浪捣乱海平面;海鸥在则一旁自由地飞翔,忽高忽低,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声孤寂地叫声,衬托着海的气势;拍打在岸边的海水遗留下来的贝壳到处散落在沙滩上,大小不一,形态各异;海对我来说是神秘莫测,深不见底的,它宽广一般地胸襟使我折服,它偶尔的一个喷嚏使得在沙滩上玩耍的人们惊慌不已;我坐在离海水老远的滩上看着那些受惊慌而乱跳的人们,发自内心的笑了;在以前,对海总有一种神秘的向往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那时候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去了趟海边,回来的时候给我带来一个贝壳,形状很美,贝壳的边缘轮廓微微朝内弯起来,我十分好奇,拿过来看,她对我说:将贝壳轮廓大的一边靠在耳边上,就可以听到海声;我试着仔细照着她的话,示范了一遍,果然,海浪的声音随着风的吹动在耳边响起,我们俩都傻傻地笑了。


有关的海的记忆,一直都是很美好的,可能是它的胸襟装得下所有不愉快的东西,而表现出来的却是美好的一面。


海,是神秘的,海,是时而温柔、时而残暴的,海,是浪漫的,海,是孤寂的,海,是多愁的。(文/毛亚兰)




回到顶部